疫情期间的徐家汇南丹居委,有这样一群居民志愿者

疫情期间的徐家汇南丹居委,有这样一群居民志愿者
疫情期间的徐家汇南丹居委,有这样一群居民志愿者。他们迅速果断,有着军人一般的执行力。他们都是“多面手”,一人就能担当“卸货员”“扫码工”“值守小蓝”“消杀大白”等多种角色。经常有人看到他们晃晃悠悠地骑着小电驴在小区里巡逻,引得居民纷纷驻足。那天也不知谁突然叫了一声“飞虎队”!这个亲切的称呼便一直延续下来。快人一步,使命必达南丹小区共有2421户,是徐家汇街道典型的“大户人家”,平时管理就有难度,遇到发物资等“兴师动众”的事情,更难免让居委干部有些心里发怵。“每次发物资我都又开心又害怕”,南丹居委副书记马晓燕笑着说,“开心的是居民们听到有物资各个喜笑颜开,害怕的是发物资真的很累”。最夸张的一天到了三、四批物资,马晓燕和其他居委干部们整天驻守在小区门口卸货搬运,几乎成了“门神”。幸运的是,有“飞虎队”帮忙。任务发出后不久,队员们立刻开着一辆辆电瓶车、私家车上阵,每辆车“能装多少装多少”,迅速将物资分发至每个门洞,最牛的一辆“超级机车”甚至装了8大袋。 “每栋楼该放多少物资,他们甚至比我更清楚。”马晓燕自豪地说,“拆下来的泡沫箱‘飞虎队’还会码放整齐通知环卫来收,活像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,有着极强的集体荣誉感。”“飞虎队”的快,有时候还是畅通就医渠道的“生死时速”。有一次,小区一名楼组长身体抱恙,从邻居们的只言片语中,马晓燕判断出他情况危急,便立马拨打120就医,无奈在他之前还有50多人排队等待接送。担心延误病情,马晓燕拨通了“飞虎队”队员的电话。没有一句“再等等吧”,队员们一个开车、一个陪护,立刻动身送楼组长去医院。事实证明,正是居委干部、“飞虎队”的接力就医挽救了楼组长的生命。“医生说是脑出血,幸好送医及时,现在情况已经稳定了。”谈起这件事,马晓燕仍然心有余悸。勇者有谋,自带“抗体”有快有勇,方不负“飞虎队”之名。小区里有位89岁的老先生,前些日子被诊断为阳性病例,需等待转运至医院。转运当天居委干部为他送餐时,已明显感到他状态不佳,意识有些模糊、走路易摔倒,需要人背着才能下楼。一位“飞虎队”大块头志愿者听闻后,自告奋勇冲了进去,不嫌老人大小便失禁已有异味,为他穿衣、背他出门,并于当晚10点多在街道、居委、志愿者的通力合作下,顺利闭环转运至医院。“因为是阳性病例,照道理一般人进门都会有些顾虑,我们居委干部是职责所在,但对于普通人来说就很不容易了。”马晓燕回忆道,“后来向他道谢,他开玩笑说还好自己3月底前‘也曾阳过’,属于‘自带抗体’,什么都不怕!”“军”中有爱,情满南丹军人严肃,也有柔情,飞虎队的队员们也不例外。小区里有对老夫妻,膝下无子女,亲戚也都在国外。老爷子患了病,行动受限。妻子也患有忧郁症。两人的生活状况让居委干部和“飞虎队”志愿者们时时挂心。平时送餐之后,志愿者都会留下多陪老人聊聊天南地北、话话家长里短,也会定期帮助老人与国外的亲戚视频联系。“亲戚说到这些志愿者也是满口称赞”,马晓燕说,“他们这是把这对老夫妻当作自己的爷爷奶奶啦!”转眼封控已2月有余,南丹居委干部们也有2个月未曾见过自己的家人。平日埋头做事不问归期已成习惯,却不想还能遇见一些令人惊喜的“小浪漫”。今年5月20日,“飞虎队”成员们用试管搭出 “南丹小区❤520”的字样,让这些无法归家的人心头一暖。生活就是这样,有时你已对它大失所望,却又忽然被微弱而倔强的热爱治愈了灵魂。“很感动”,马晓燕直言,“‘飞虎队’总能让我们居委干部眼前一亮。”封控至今,“飞虎队”也已和南丹居委结下了2个多月的革命友谊。临近复工复产,队员们又投入了常态化核酸点的新任务,即将从扫码员转型为采样员,以另一种身份继续为人民服务。正如马晓燕所说的,“有‘飞虎队’在,很安心。”

Related Pos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