『中国股份』有限公司-探访“呼救”的华师大二村,如何做好老年社区物资保障

『中国股份』有限公司-探访“呼救”的华师大二村,如何做好老年社区物资保障
视频制作:顾海民4月12日凌晨,一篇名为《呼救!华师大二村呼救!》的微信推文热传,称华师大二村自4月1日起足不出户,随着封控延长,小区内居民,特别是独居老人群体,面临物资短缺困难。老人们情况怎么样?当天上午,大江东悬着一颗心,来到该小区,实地探访小区内物资保障情况。临近中午,气温超过30摄氏度。华师大二村门口,一群穿着“大白”“小蓝”防护服的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,正忙着往小区运送物资。“昨天我们给二村居民提供了一批物资,今天又组织了一批,基本实现全覆盖。”长风三村居民区党总支书记顾辰晨说,该居民区由3个小区组成,共有2400多户居民,华师大二村是其中最小的,约有320户居民,但居民年龄偏大,特别是有30余户是独居老人或子女在国外,在疫情中的物资自救能力确实较弱。顾辰晨介绍,从浦西封控至今,整个长风三村居民区发过3到4批物资,第一批是全覆盖,后面由于物资筹集困难,无法覆盖全部居民,就按照独居、孤老、特困、残疾人群优先方式逐步发放,“网上说到的物资匮乏,是现实问题。但说菜烂掉的情况,没有的事,现在物资缺乏,都抢着分,不可能让它烂掉。”在小区门口忙活的,还有附近高陵集市运营方瀚立商业公共事务负责人沈彦倩。她介绍,作为保供企业,看到网络推文后,公司一大早就协调了一批应急物资,给每户居民备了一大盒馄饨,“平时我们主要负责隔壁街道保供,但有紧急情况,关爱老人,我们有这个责任,明天我们还会送杏花楼的馒头套餐。”平时负责华师大二村服务保障的,是居委会工作人员王嵘礼,记者换上防护服,跟他一起实地探望小区独居和老年居民。“我有个事体给小王,他不肯收,你们帮帮忙?”家住四楼的张学勤是独居老人,91岁了,退休前在某大学做财务工作,一开门,她就躲过小王,来找我们。记者好奇接过一看,是几张百元钞票。“一定要交给居委和志愿者,他们太辛苦啊!我老了,拿不动搬不动的,全靠他们。”老人写给居委的信几经推辞,钱留在老人家手里,但她还执拗地递来两封信,一封短的,本来包钞票用的:这是给您们和广大志愿者添些营养品用,望勿拒。还有封长信里提到,“疫情中,居委会的小王、小张,不是亲人却胜过亲人,跑四楼送膳食,我非常感谢。”“我在窗口见到你们来,真的掉眼泪。这个小王,走路不是走路,是在跑步,为了我们,很辛苦的!”90多岁的宋孝悌说,她知道那个热传的网文,也热心出主意,有居民对社区有误解,可能与电话打不通有关,可以安排个值班。“打不通电话,那么有的人可能比较着急。我现在是老了,否则我也可以去值班接电话。居委干部放着家不管,来照顾我们,不容易的!”宋孝悌叮嘱小王,昨天给他的信封不要丢掉,里面有给居委的捐款,他扶额苦笑,“昨天早上,宋老师给我一笔钱,我说肯定不能收,退给她了。昨天下午,她说要给我一封信,我没空看放抽屉里,没想到又是钞票……”他扭头和宋老师说,一会儿就退给你。又走了三四家,几乎都是九旬老人。有的北方籍老人说不想吃米,想吃面,志愿者帮抢了两天单了,抢不到;有的老人家里因为护工无法前来,只能老两口互相帮助;有的老人行走不便,诉说浑身都痛,居委送了止痛药,但希望能早点正常看病……“社区‘三驾马车’,业委会成员年龄比较大,物业正在更换中,责任都落在居委会身上”,华东师范大学教师林庆华说,眼下小区治理确实比较难,特别是居委工作人员少,可能需要想一想更好的机制,把多种力量发挥出来。沈彦倩说,他们在周边很多小区发放了线上线下的保供套餐广告,不会网上下单的,也可以打电话,希望通过市场的力量,提高物资供应效率,“让老年人有更好的生活保障。”(人民日报中央厨房-大江东工作室 李泓冰 巨云鹏 王伟健)责编:秦雅楠

Related Posts